专访联合国驻华协调员常启德: 我和中国的缘分开始于9岁时的一双

发布日期:2021-09-25 14:47   来源:未知   

  香港六合一家人联合国驻华协调员是由联合国秘书长指定的驻华代表,负责领导由各联合国驻华机构负责人组成的联合国驻华国别小组的工作。

  2021年4月14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仪式中,常启德向中国国家主席习递交了委任书。

  常启德在国际合作、可持续发展、人道主义协调以及和平与安全领域拥有超过25年的工作经验,曾在联合国多家机构以及其他国际组织任职。

  在履新联合国驻华协调员之前,常启德担任联合国驻肯尼亚协调员。2020年12月15日,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任命常启德担任新的联合国驻华协调员。

  常启德:当我要来中国时,我在想什么能表示联合国与中国之间的伙伴关系呢?我也有类似的联合国和肯尼亚徽章,所以我告诉老板给我做一枚联合国和中国的徽章。我将它作为纪念礼物赠予我遇到的中国领导人和部长,他们都很喜欢戴这枚徽章,因为这是多边主义的徽章,这是人类合作的徽章,反映了习主席的区域多边主义,我希望这枚徽章能代表坚固的友谊,充满信任和同理心。

  在采访中,常启德表示,到中国担任联合国常驻协调员是一种缘分,而这种缘分始于儿时。

  常启德:也许是命运使然。我小时候住在印度加尔各答唐人街附近,给我留下最印象深刻的事情是做鞋。我9岁的时候在中国鞋店看上了一双漂亮的棕色靴子,我问父亲您能给我买吗?我父亲说太贵了,不行。没过多久这位年迈的鞋店老板给了我一个袋子,我们回家后发现是那双鞋,令我惊讶的是这双鞋特别适合我。我父母回去感谢他,父亲要付钱给他,但这位老板拒绝了,说没有必要这样做。他说他有一个和我同岁的儿子,一年前在加尔各答死于霍乱,对我而言老板的这一举动是出于同情心,我觉得命运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当我穿上这双鞋时,就注定之后我会来中国。

  虽然在联合国系统工作已有20余载,也曾访问和常驻过许多国家,但常启德之前从未到过中国。2021年1月16日,离开工作多年的肯尼亚,常启德飞抵中国广州。

  常启德:当我乘坐从肯尼亚到北京的航班时,这趟航班也非常让人印象深刻。我在亨利·基辛格的书中读到过,上世界80年代他访问广州时,这里还是一个贫穷的省会城镇,但这次抵达广州后我的感觉是:我们的飞机是不是返航了?又回到出发地迪拜了。”

  常启德亲身体会到了中国在防疫方面的工作。按照中国的防疫要求,常启德入境时,首先需要在指定酒店接受为期21天的隔离。

  常启德:当我准备从肯尼亚内罗毕到中国北京的时候核酸检测就开始了,我降落在广州,从核酸检测到隔离,确保你下榻的酒店是安全的,周围其他人也都在安全的地方,隔离那三个星期我每天都与一位身着防护服的人员有两次接触,他每天都会来测我的体温或进行下一次核酸检测,我意识到这是必须的。正因为这样,我到达北京时才可以不戴口罩接受采访,证明了强有力的公共卫生应对措施的效率和作用。

  2021年2月6日,解除隔离的当天,常启德发表了一篇署名文章,题为《预防即为良方:关于中国抗击疫情的思考》,分享了自己来华后亲历的防疫措施。

  常启德:我希望全世界都接受中国的纪律性、韧性和科学性,并将它们结合在一起,这也是为什么现在这里的生活非常正常的原因。我们两三百人坐在一个房间里不戴口罩,但我们确信我们不会传播新冠病毒,要记住重要一点——“预防胜于治疗”,我相信这也与中国的很多防疫措施相契合。疫情突出了国家之间的不平等,民族之间的不平等,他们应该明白哪怕是世界上一些最发达国家也会在无形的病毒的压力下崩溃,病毒摧毁了他们的卫生系统,中国不仅克服了它,而且分享了经验分享了知识。我非常欣赏中国向世界展示的一切,不仅有可能遏制病毒的传播,并且可能结束病毒的传播。

  2020年3月我在肯尼亚,当时全球供应链中断了,我们没有个人防护装备,但是我看到了同理心,中国向非洲伸出了援助之手。当时联合国也很难获得这些物资,但是中国的物资来了而且免费。我认为新冠肺炎疫情提醒我们,无论我们的宗教、政治或种族是什么,人类依然容易受到威胁,只有当我们团结一致,我们才能保持人类发展,保护人类发展的成果。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这一全球卫生危机,中国的应对措施超越了国界,承诺将研发和投入使用的所有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向全世界开放分享。对此,常启德说,这是向世界传递的非常重要的信息,新冠疫苗不应该被知识产权化。

  常启德:病毒可以随时随地渗透到世界的任何地方,无论你的层级和社会地位如何,没有任何人可以幸免。我们所有人保护自己的唯一方法就是保护所有人。如果您想保护所有人,则必须为每个人接种疫苗。今天最大的挑战是病毒流行开始出现的变异,变异甚至可能威胁到疫苗的生效速度。我们要谨记联合国秘书长和世卫组织总干事的呼吁,要求解除疫苗的知识产权,并允许世界各地的所有人使用疫苗。因为今天我们在地球上有70亿人口。如果不能很快让大多数人进行免疫,那么我们不知道这种病毒的变种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

  隔离结束后,常启德前往北京。驻地协调员是联合国发展系统最高级别驻地代表,作为联合国驻华协调员,常启德负责领导由各联合国驻华机构负责人组成的联合国驻华国别小组的工作。谈到到中国以来的感受,常启德用了“神奇”两个字,“这是我能想到的最贴切的词,像魔法一样。”

  常启德:我来自发展中国家,小时候家境并不好,我父亲曾经是难民,我有现在的经历是因为我的父母投资了我的教育,投资了我的健康,在这里我看到了一个投资人民健康和教育的国家,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迅速达到今天的成就。我每天都感到一种令人欣喜的惊讶,当我四处游览,感受到的是人们的乐观,每天都是新的一天,每天都有新的发现。

  常启德上任时,恰逢中国政府与联合国签署2021—2025可持续发展合作框架首年,新的可持续发展合作框架将帮助中国在2020年之后的发展前景中维护现有成果,拥抱和应对新的机遇与挑战。

  常启德:我们与中国的合作不仅要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所有目标,也要分享中国创造奇迹的故事,中国在过去7年让超过9000万人摆脱了贫困,在过去的40年让8亿多人摆脱了贫困,这简直太了不起了。我想把这些经验分享给非洲的联合国工作组,当我们谈论乡村振兴时联合国秘书长提醒我们,不让任何人落后,但要确保先触及最落后的。实际上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好是习主席提出“乡村振兴“一词的时候,这个理念全世界都适用。我在非洲一些最困难的地区工作过,但是对我而言非洲每天都迸发着希望,因此当我看到中国的故事时,我相信非洲也会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