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永杰:莫让教师资格证梦断狗日的体检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9-26 17:18   来源:未知   

狗血的是,这个官司打了四年。三次体检全部被认定不合格,却又在诉讼中三次全部胜诉……今年4月,婺城法院对第二次诉讼作出一审宣判,王丽第三次胜诉。法院判决撤销义乌市教育局关于教师资格申请不予行政许可决定;撤销金华市教育局相关行政复议决定。9月14日,王丽从法院领到了义乌市教育局为其颁发的幼儿园教师资格证。

归根结底一句话,莫让教师资格证梦断在狗日的体检这个远离公开公平公正的门槛前。

这两次体检的结果均为“右眼义眼(无眼球)”,并因此给出了“体检不合格”的结论。《决定书》中明确写道,“我局对你申请幼儿教师资格作出行政决定如下:不予认定你的教师资格。”

2017年8月,浙江省义乌市教育局出具了《关于教师资格申请不予行政许可决定书》,其中记载了王丽于2016年7月2日在义乌市中医医院进行体检以及2017年7月19日在义乌市中心医院参加体检复查的结果。

然而,尽管经历四年诉讼终于拿到了自己的教师资格证,但伤心的王丽却表示“不想再从事幼教工作了”。

作者:朱永杰

笔者认为,考取教师资格证,应该取消体检,甚至连面试也不必要。最好的做法,就是一张卷纸面前见高低。卷纸之外,设立各种各样的行政许可,说不好听些就是耍流氓。

曾在幼儿园干了七八年的王丽,2016年在考教师资格证时,虽然笔试和面试成绩均合格,并在中国教师资格网上申报成功,但2016年7月份却卡在了体检这最后一关。(9月23日紫牛新闻)

类似的情形,还有其他招录、招聘程序中的面试和体检。现如今,一刀切的面试和体检已经泛滥成灾,浪费了大量社会资源。经历过的人都清楚,面试和体检中的隐形腐败根本难以杜绝。荒唐的是,这种腐败很难查处。

实际上,王丽在幼儿园干得很好。她在工作和生活中和一般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当时,义乌出台了一项政策,民营幼儿园的幼教岗位也将持证上岗,幼儿园负责人看重她的能力,提醒她要争取拿到幼儿园教师资格证。

没有教师资格证,就会同工不同酬。恶心的是,小鱼儿玄机二站资料,琐事杂事大多让没有教师资格证的老师干,有的时候还要为有证的老师“背锅”。当年,不但单位没有为她缴纳社保,教育部门一笔每月几百元的补贴也没有她的份,相当于干着老师的工作,却拿着保育员的工资。

王丽了解到,浙江省教师资格认定的体检标准中并没有一只眼睛失明就不具有资格的规定。因此,2016年9月,她将义乌市教育局与金华市教育局诉至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教育部门撤销不予行政许可决定及相关行政复议决定,同时责令义乌市教育局限期对其教师资格申请重新认定。

万万没想到,狗日的体检让王丽迟迟拿不到教师资格证。

面试和体检这一套应该是舶来品。但是,在我们这里生根发芽后,长成怪胎的例子太多太多,惨不忍睹。不错的,有的面试确实很严,风雨不透。但更多的面试是里松外紧,内圆外方,欺世盗名。体检的猫腻,也不是没有,不再多言。

相形之下,我们经常看到,一些身残志坚的教师被树为榜样。